《总裁大人是福星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《总裁大人是福星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

韩朔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说要勾引自己的是她苏茜茜,现在一丝不挂睡在浴室里的人也是她苏茜茜。

眼前的场面忍不住让韩朔琛扶额,用手理了理头饭,不可理喻的看着泡在浴缸里歪着头睡的香甜的苏茜茜。

轻啧了一声,挽起了袖子,靠近浴缸,泡沫之下能隐隐约约看到苏茜茜光洁的身子。

顿时身下一阵燥热,闷胀的有些烦躁,韩朔琛快速的把苏茜茜从浴缸里抱了起来,毫不犹豫的扔在了床上了。

头疼的又把被子盖在苏茜茜一丝不挂的身上。

韩朔琛转身就去了浴室,用力的扯开自己身上的衬衫,退下衣物,快速地洗了一个冷水澡,但是身体里的燥热丝毫没有被削减下去。

韩朔琛懊恼的握紧了群头,狠狠的向墙面砸去。

鲜红的血液混合着冷水一起流了下来。

穿好浴衣,走出了浴室,看着床上睡得酣甜的苏茜茜,韩朔琛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。

这个女人最是让她头疼。

丝毫不知道自己被这样盯着的苏茜茜还惬意的翻了个身,被子顺着她光滑的后背花了下来,漏出了光洁如婴儿般肌肤的后背,蝴蝶骨在后背凸显的甚是好看。

这样一幅场景放在那个男人面前能忍住?更不要说是韩朔琛了。

眼前可是抛下他消失了五年又再次出现的人。

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。

拿起一旁的酒杯,自顾自的又倒了一杯香槟,含了一口香槟走向了床上的人。

毫不迟疑的把苏茜茜的身子翻了过来,扣紧了苏茜茜的嘴巴,对准了把香槟注入了嘴中。

突然被喂了一口酒的苏茜茜险些有些呛着,本来有些迷糊的苏茜茜瞬间清醒了结果对面的人送来的酒。

“好喝吗。”带着香槟的甜味的温热气息喷洒在苏茜茜的脸上,气味越甜蜜,声音就越冰冷。

灌了酒的苏茜茜借着酒意思付了一番,潜意识里还是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任务。

“不好喝。”苏茜茜晕头晕脑的回答道。

只听韩朔琛冷笑一声,紧接着又是一口香槟酒不由分说的被灌了进来。

被迫应和着,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少次苏茜茜终于忍不住了,半睁着眼睛,微醺的有些迷离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韩朔琛。

在韩朔琛准备喂下另一口的时候,准备反击了,刚送到嘴里,苏茜茜起身如数还到了韩朔琛的嘴里。

看着韩朔琛有些吃惊的眼神,苏茜茜有些得意的看着他,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因为起身被子滑落后已然是一丝不挂了。

胸前的春光暴露无遗,而苏茜茜却不自知的得意的挑衅者韩朔琛。

韩朔琛眯起促狭的双眸,像狐狸一般打量着势在必得的美味,勾起了嘴角,狡黠的笑了起来。

不动声色的揽着只手可握的腰肢,光滑的如同牛奶般的肌肤,韩朔琛有些急促的呼吸着。

苏茜茜突然被温热的大手搂住,心里也是一惊,怪不得胸口有丝丝的凉意…….

不过苏茜茜借着酒意大胆的不得了,尽管已经被人抓在了手里,但是苏茜茜丝毫不慌乱,反而伸出了纤细的胳膊,慵懒的搭在韩朔琛的肩膀上。

不需要再有过多的言语,情迷意乱的两个人好像终于没有顾忌的倒在了床上。

韩朔琛已经忍耐了很久了,既然苏茜茜这样主动的勾搭自己,那就“恭敬不如从命”了…….

苏茜茜感受到来自身上的重力,呼吸有些急促,带着男士洗发水的香味房间的空气彷佛不够用了,绯红渐渐染上了苏茜茜的脸颊。

韩朔琛低头细细地亲吻着苏茜茜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想把甜美可人的她搜刮干净,所吻之处都落下了一个草莓般的烙印。

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苏茜茜的脸庞,霸道的又略微带着温柔的吻覆上了苏茜茜的唇瓣,敲开洁白的贝齿,舌头巧妙地溜进了口腔。

随即腰间的用力一挺,苏茜茜惊呼一声:“好痛!”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汹涌奔出,眉头紧紧的皱着,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这一下让苏茜茜瞬间清醒了许多,她从来不知道居然会这么痛,腾出手来拼命的擦着眼泪。

听道苏茜茜哭喊着说痛,韩朔琛还有些不可思议,有些手足无措,便没有回应苏茜茜的苦恼,只是动作停下来了。

苏茜茜趁着韩朔琛停下来的一瞬间,双手重新搂住他宽厚的后背。

感受到了苏茜茜的拥抱,韩朔琛重新动了起来,薄汗渐起,粘黏在韩朔琛的额头上,冷漠的双眸终于亮起一丝光彩。

苏茜茜眼泪止不住的流,打湿了枕头,韩所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眼里充满了怜惜,用嘴唇吻干了挂在脸上的泪痕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苏茜茜才娇柔的呻吟了几声,韩朔琛低沉的喘着粗气,这一夜才算结束了。

翌日早晨。

苏茜茜睁开沉重的眼睛,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,伸出手挡了挡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,手都变的有些红润。

但是抬起胳膊的那一瞬间,仿佛伤筋动骨了一般,扯着筋骨的酸痛感带遍了全身。

苏茜茜忍不住疼的皱起了眉毛,扭过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,头一动,也跟着有点痛。

更头疼的是身旁居然睡着韩朔琛。

怎么?…

苏茜茜连忙掀开了被子,怪不得身下一阵酸痛,床单上干涸的深红色的血液刺激着她的眼睛和大脑。

而大腿内侧也是干涸的血印。

脑子一片轰鸣声,苏茜茜脑海中已然一片空白。

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?苏茜茜有些回忆不起昨晚的事情。

看着眼前的现状,苏茜茜不知是喜是忧,现在既然已经和韩朔琛发生了关系,那结婚的事情多半是有了着落,但是自己这清白之身……

还在发楞的苏茜茜呆坐在床上。

许是察觉到身边的人有动静,韩朔琛也醒了过来,其实这一夜韩朔琛并没有怎么睡好,知道躺在身边的苏茜茜有一点动静,韩朔琛就会惊醒。

他心里有说不出的和不敢承认的惶恐,他怕苏茜茜又会像五年前一样,不辞而别。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82005bbf6a40bd4bb2c2535e25ad1a75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