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回眸那一抹忧伤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回眸那一抹忧伤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这宴会还是很好玩的

我捧着杯红酒远远的看着她和陆琛讲话,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。陆琛在人前永远都是冷冷淡淡的样子,而周子婕则是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,而她不停的在地剁的脚表明她现在很生气。

这一切似乎都在和我说,周子婕炸毛了。

不知道他们还要聊多久,我无聊的四处看了看。

陆琛所谓的学术界大概指的是物理学,不巧的是我学生年代最讨厌的就是物理。

大厅中放着几块展板,除了图画外我什么也看不懂,其实图画我也看不懂。

“有兴趣?”陆琛走过来搂住我的腰,他应该已经和周子婕聊完了。

“没有,只是不想听他们议论我而已。”

陆琛从没有带过任何一个女伴出席过宴会,要么是一个人,要么是带着个男助理。

我的出现,打破了群众以前对陆琛可能不喜欢女人的猜测。

而且,今晚的人里有一小撮是参加过陆煜霖的婚礼的。八卦总传得又快有猛,我现在虽然还没有任何一个陌生人讲过话,他们却可能知道我的全部了。

陆琛微微低头,靠近我问,“他们怎么说?”

“说我这样的小角色不值你卖身来处理。”我笑着说。

他好像没有听见,正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展板。

我踮脚靠近他耳边,故意压低了声音说,“陆琛,你今天好像和我很亲密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他亦凑到我耳边说,“你要是不想再出席这样的宴会,今天就乖一些。”

他刚过来时,我就感受到许多目光向我们投过来了。不知我们现在这样落在他们眼里是不是都在猜我和陆琛有一腿,为了告诉他们猜对了,我轻轻咬了一口陆琛近在眼前的耳垂。

身后响起了倒吸凉气的声音,我感觉陆琛的身子莫名的有些僵硬,我又在他耳边撒娇一般问,“这样算不算很乖。”

“很好,只是你忘了一件事了。”陆琛的呼吸声变得急切了起来。

我忘了一件事,忘了什么了?是他暗示要在人前做戏的,等等,他莫不是……

我忍着心底的笑意,“陆琛,你不会这么经不起撩拨吧。”

他松开我的腰,有些阴沉的说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他一离开我实在忍不住笑了,想早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笑一会儿。

“沐颜,你真是下贱。”身后传来周子婕的声音。

我不得不转过去,装住若无其事的样子,“周小姐,可能是误会什么了吧。”

人群迅速的围了过来。

她冷笑一声,像是听了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,“什么误会,你就那么想爬上陆家男人的床吗?先是不知道用了什么下流的手段勾引了陆煜霖,现在又贴到他叔叔那里去了,真是贱货一个。”

上流社会的富家小姐素质低的还不如个泼妇,她骂得实在难听,我转身准备离开。

不料她却还不满意,抓住我的手将我扯了回去,扬手巴掌就落在了我脸上。

忍无可忍,我把手中的红酒带着杯全部扔在了她脸上。打架,我还没有怕过谁。

我抬手准备把她的巴掌还回去,看着陆琛从柱子后走出来,张口喊了一声住手。

他好像早就在那里了,他看着周子婕打我,他们商量好的?为了让周子婕羞辱我出气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想让自己不那么难受。

他什么也没说,抓着我的手腕拉着我往外走,出了宴会大厅,人群的目光不再那么强烈,我甩开他的手。

看了一眼表,九点半了。

我紧紧捏着拳头才勉强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,“陆总,不好意思,我该下班了。”

我顾不得穿着高跟鞋仓皇逃跑。

他们有钱人的世界简直太可怕,可怕的令人恶心。

脸上火辣辣的疼,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遇见这两个王八蛋。

第二天,我打了份辞职报告给陆琛发过去。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不会回去了,反正我每天都是只带个人去上班的,也不用搬东西。

脸的肿已经消了,只是脸皮被周子婕的指甲划破了留下了一条可怕的血痂。

忍不住又把陆家的三个人骂了一遍。

吃了早饭,坐在阳台上看见附近的大爷大妈遛完狗回家,穿着校服的小孩三两做伴去上学,还是我熟悉的世界美好。

手机响起,陆琛回了我辞职报告,只有三个字,不同意。我鄙视的看了一眼,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去。

钱晨洁出差了,我在H市除了她没有什么朋友。

突然不用上班还真不知做什么好,出去买点菜吧,好久没在家做饭了。

在菜市场逛了一圈后,我拎着各色蔬菜回家。钥匙可能插错了,怎么都打不开锁。我把东西放在地上准备换个钥匙,门突然从里面开了。

露出来陆琛那张欠揍的脸,我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门牌号。没错,是我家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哪里的?还有你怎么进来的。”

“知道我合法妻子名下的财产很容易,拿着结婚证去找邻居拿钥匙也很容易。”

看他说的那么自然我真的好想哭,我现在只有无奈。

拎着我的菜进屋,盘腿坐在沙发上。“陆琛,我们好好谈谈吧。”

人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,胆子也大了些。

陆琛点头,在我身边坐下。

“我对天发誓我真的真的不对陆煜霖抱任何想法了,这么久我见都没有见过他。”

他淡淡的说,“他在国外学习。”

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你放过我好吗?我可以离开H市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“这些话你说过了,没用。”

我什么时候说过了?是了那天晚上,我哭着求过他。

“但是现在你想做的都做了,甚至我们都结婚了,你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?我出国去可以吗?你当时不是说可以让出国的吗?”

他轻笑了一声,“你也说是当时了。”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82005bbf6a40bd4bb2c2535e25ad1a75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