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言少深情太徒劳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言少深情太徒劳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突然被人从背后环住,顾暖心下一惊,下意识挣扎。可手臂的主人,却像是早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,早已下了十足的力道,将她牢牢固定在怀里。

顾暖慢慢意识到,手臂的主人,居然是她的债主本尊!

她抬头看他,却只看到他完美冷硬的侧脸轮廓,他的专注点还在手里的那杯酒上,根本不曾看她一眼。

可手臂的力道却又那么大,根本是不打算放开她。

这个怪人!

顾暖的心,莫名跳的飞快,突突突的,像是马上要从嘴巴里跳出来。

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,你们慢慢聊!走了coco!”乔楚对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,拥着他的女人速度消失。

其他人何等聪明乖觉。

“那个……言少,我刚想起来,我还有事,先失陪了!”

“言少,我也先走一步,你们……慢慢聊!慢慢聊!”

“额,那我……我去趟洗手间?——对对!洗手间洗手间……”

……

不消片刻,一屋子男男女女全部消失不见,只留下顾暖还傻呆呆的坐在言墨怀里。

原本热闹喧嚣的房间,顷刻间安静下来,只有电视的大屏幕上,还播放着某男星深情款款的演唱。

言墨似乎觉得这歌太过聒噪,拿起遥控器一点,房间里最后一点声音也消失不见。

气氛安静诡异的可怕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

顾暖只能感觉到自己可怜的小心脏,一下下快速的撞击着胸腔,被拉扯的生疼。

她看着他自顾自的,将杯子里的酒一点点喝完,这个动作持续了许久。

直到他放下酒杯,叫了她一声:

“顾暖?”

“额?”

顾暖抬眼,对视上一双清冷锐利的眸子。她像是突然被电了下,飞快的错开眼睛。

突然从个陌生男人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,顾暖有些诧异。但随后她就想明白了:她的钱包一定是落在了他手里,她的身份证、学生证……

“没什么,只是确认下你的名字,”言墨的表情始终冷冷淡淡,声音寡淡冷漠,“等会和我上床的女人,我不想连名字都搞不清楚。”

“什么?!”顾暖一听,立刻炸毛,“谁……谁要和你上床了?!”

言墨看了看周身的环境,语气略显无奈:“这里确实没有床,如果你觉得委屈,我们可以换个地方。”

“……”

顾暖被言墨整的有点崩溃,现在问题的重点,不是在哪里上,而是她根本不要和他上好咩?

她爱惜了十九年的清白身子,有什么理由交给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男人?

虽然,和他……似乎并不算吃亏。

顾暖想到这,都有点鄙视自己了。

她用更鄙视的眼神看着言墨,不明白这个外表高冷的男人,脑子里哪来这么多脏东西。

向来被人遵崇仰望的言墨,还是第一次见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,这让他很不舒服,长腿一撑坐直身体:

“你愿意留下来……我以为,你该懂那是什么意思。一杯酒的时间,难道还不够你做决定?”

“谁愿意留下来?要不是你非要抱着我,我早走了好吗?”

顾暖说完,才发现言墨环着她的那只手臂,早在刚才已经松开。

天哪!她找谁说理去?

“抱你?”言墨想了想,“难道你不该感激我?”

“感激你?感激你个大头鬼!”

他抱了她,还要她感激?这是什么混蛋逻辑?真当自己是万人迷了?

顾暖瞪了言墨一眼,准备离开。可她刚站起身,便立刻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。

她晃了几晃,最终支撑不住,跌趴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,茶几上几个酒瓶和玻璃杯被她无意间推到地上,跌了一地玻璃碎片。

顾暖终于发觉不对劲,她的头越来越沉,意识也越来越混沌。不光这样,身体由内而外产生一股燥热,让她可耻的很想褪光自己的衣服。

究竟……怎么回事?

她记得刚才都还好好的,就是后来喝了杯果汁。难道是刚才那个男人,在果汁里动了手脚?

可恶!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!

言墨在顾暖面前蹲下来,身高的优势,让他即便是蹲着,也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。

“现在总该知道,应不应该感激我了?”

刚才那情形,不把她强制性的留在身边,难道要任她这样出去,神思恍惚的撞在哪个猥琐男人身上?

顾暖不可置信的看着言墨:“原来你早就知道?那你为什么不阻止?”

“为什么要阻止?”言墨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姿态,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这件事总能教会你,以后在夜店,不要随便喝陌生人给的东西。”

言墨说到这,突然一顿,感受着身体由内而外细微的变化,末了,懊恼的低咒一声:“该死!”

该死的乔楚!居然敢给他下药?看他回去不撕了他!

顾暖见言墨俊朗的面容浮起一层不正常的红,那是酒精和药物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的说教姿态,没想到转眼间他也中招,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啊!

顾暖觉得心里爽极了,对着言墨嘲讽的笑了两声:“活该你!”

言墨挑了挑嘴角,这样的顾暖让他觉得好笑:“还在幸灾乐祸?似乎根本不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是吗?或者……你也很期待?”

顾暖心下一惊,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境遇,比刚才还要糟糕。

言墨看着顾暖澄澈无辜的眼睛,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斑比,他向来冷硬的心,有了一丝微动。

平常围转在他身边的女人太多太多,千娇百媚,曲意逢迎……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,却唯有眼前这个纯白干净的小女人,让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异样情愫。

他突然很想知道,如果将这样一个干净美好的小人儿压在身下,看着她在自己怀里婉,或者哭泣求饶,是种怎样的体验。

那滋味……一定是无法言说的美妙!

言墨决定尊从自己的心,从怀里掏出一沓支票,在最上面那张刷刷签上自己的大名,撕下来扔到顾暖面前:“等会儿完事后,想要多少自己填。”

顾暖将支票捡在手中看了半天,迟钝的脑子完全反应不过来,他这是……啥、啥、啥意思?

而言墨,已经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,将她整个人提起来甩在沙发上,欺身压了上去。

“自己脱,还是我帮你?”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82005bbf6a40bd4bb2c2535e25ad1a75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