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吃心不改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吃心不改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六点一刻,神思有些恍惚的包汝文提着一只装满了佛跳墙的密封桶,走上自己的车子。

虽然桶盖密闭的非常严,但还是能嗅到一丝丝让人挠心挖肺的勾人香气。

他知道,从今以后,自己是再也不敢跟苏若彤顶半句嘴了,而且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。

想起今天用那些他根本想不到的材料,只花了区区一个小时,就做成了这道佛跳墙,包汝文心里滋味难辨。

尽管刚才在厨房,他已经喝了一碗解馋,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朝后座上放着的桶瞄去。

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坚持了几十年的朴素料理理念,以前他不承认这种高端饭菜,也许只是因为他眼光不够开阔而已。

七点差一刻,苏氏餐饮楼下,李红星满脸堆笑,接过包汝文手里的密封桶:“老包,快点儿,好几位客人等着呢。”

“等等,黄酒坛子准备好了么。小姐说,要用黄酒坛子加热过才能端上去!”尽管在包汝文看来,不用黄酒坛子这味儿已经够行了,可是开门做生意,到底要讲究卖相。

“还用你说!”李红星以不符合他年龄的敏捷,拽着大桶直奔电梯而去。

苏氏餐饮顶层,一桌客人正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菜,顺带点评着。

“苏家的茴香豆还是这个味儿。”

“是苏秋鸿留下来的方子。是好东西,但几十年不变,我这老东西是吃不动了。”

这茴香豆,是苏秋鸿千锤百炼,改良了许多次,才琢磨出来的方子,曾经拿过国际金奖的,是苏氏餐饮最经典的菜色之一,但放在这些老饕眼里,已经过时了。

“老林昨天该不会是忽悠咱们的吧,我怕东西一端上来,还是那些换汤不换药的玩意儿。你瞧瞧这一桌子,哪道菜我没吃过个百八十遍儿的。”

“话别说死,老林不是给咱们看照片么,至少昨天那豆腐我以前没见过。”

正说着,外面飘过来一丝奇异的香味,让不少人住嘴了。

包间门被推开,一个服务员推着小车,走了进来,上面放了八只巴掌大小的广口老黄酒坛子,盖子紧紧拿红布和黄纸封着,但还是能闻到一丝丝诱人的香。

这八个人都是懂行的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这香气不是佛跳墙么,闻起来真给劲儿。

“几位请!这是我们苏氏秘制佛跳墙,小心烫手!”李红星和包汝文跟服务员一起过来,穿着大厨衣裳,笑呵呵的帮着布菜。

这八位几乎是同一时间迫不及待掀开封着的盖子,一股浓香扑面而来。

佛跳墙的材料无非就是那么几种,但如何去做还是有很大差异的,并没有统一的配方。眼前的佛跳墙,虽然还没入口,只凭这勾人的香,就胜过之前他们吃过的所有了。

“这味儿……”其中一位忍不住,拿起勺子在还在沸腾的陶坛内一搅,捞出一勺汤,顾不得形象,开始猛吹气降温。

其余人的样子也比他好不了多少。

佛跳墙一入口,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一样的表情,他们眯着眼睛,半天不动,甚至有一位还从眼角沁出来点点泪花。

香!实在是太香了!能吃到这样一道菜,现在死了都值!一坛这个只要八百八十八,简直赚大发了。

不约而同的,所有人都升起了同一个念头:从明儿开始……不,从今天开始,从现在开始,他们就是苏氏酒楼的忠实粉丝了!绝对每天都要来一次苏氏酒楼!不但他们自己要来,还要把亲戚朋友全带来感受感受!

此时的苏家,却完全没人知道刚送去的佛跳墙已经把人感动到流眼泪了。

苏长青坐在沙发上,面色严肃,看着对面的魏峥和魏潜父子俩。

他努力让自己的脸变的和善一点儿,可是脑海中却总是想起来这两天陶羡调查出来的内容。

魏家一直在利用他,算计他,而且,还有些事情已经涉及到他的逆鳞——女儿彤彤了,这是最让苏长青不能忍的。

陶羡说得对,现在还不是和魏家撕破脸的时候,可是越想装出一张和善的脸,他的表情就越是扭曲。他根本不是那种会伪装自己的人。

面对着苏长青不怎么好看的脸色,魏家父子倒是没放在心上,或者说,他们根本没把苏长青放在心上,多年的接触,让他们对苏长青了如指掌,只以为苏长青是因为挖查理大厨的事情,心虚所以才导致的脸色难看。

“苏妹夫,你说这叫什么事儿。”魏潜叹口气:“咱们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。这查理大厨是个做西餐的,苏家专营中餐,你要他过去,是人才浪费。”

“姨夫,现在查理的电话打不通,住的地方找不到人,再这么下去,我们只能去省里法国使馆那边报失踪啦。”

魏潜和魏峥俩人,唱念做打,这一番话,有亲情拉拢,有利益分析,还有报案威胁……

但苏长青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。更何况,刚才魏家人打电话说要来商量事儿,趁人还没到,陶羡已经提前跟他学过魏家人可能说什么,他们爷俩也是争气,说的简直跟陶羡之前交代的一模一样。

苏长青听得反倒有点想笑,这一幕真是太滑稽了,魏家人是照着陶羡给他们写的剧本在念么?

“但他一定要来,我推都推不走!你们那边出问题了吧,不然人家也不会这样,我怕闹大了,影响魏家生意,才勉强接受。你说我这搞中餐的,要他真是浪费,咱们都是亲戚,打断骨头连着筋,那个违约金太高啦!”苏长青一脸吃亏的样子背陶羡给他交代过的台词,一副我是被逼的,我其实是吃了大亏,就为帮你们的口气,还顺带借势讨价还价。

魏峥跟魏潜一愣,没想到苏长青这个直肠子竟然还会打太极拳,反将他们一军。

“妹夫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那违约金已经是最低的了,只要你交出查理,我们还是好亲戚。”魏潜冷笑一声,脑筋一转,明白苏长青必然是有高人指点,八成就是他请来的那个陶羡。看起来,这陶羡还真是个有本事的。

“魏家姐夫!你这是什么话,难道为一个外国人,咱们两家要闹翻!”苏长青瞪圆眼睛,反问道。

“生意场上的事情,就在生意场上解决,亲兄弟也要明算账。”魏潜冷冰冰说道。

楼上,苏若彤一直开着屋门,听楼下的动静,她忍不住卷起嘴角,魏家还真有脸说!

她翻了翻手上刚才陶羡送过来的资料,那上面的内容刺目的很,再对应原身留下来的一些稀里糊涂的记忆,很多事情都明晰起来。

魏家哪里只是让魏峥在她面前卖脸,魏家明明是让要她这个苏氏餐饮的唯一继承人死啊!

她想也不想,穿上鞋子,破了不能下地的戒,朝屋外走去。